郑州金水中医院

预约电话

171-5151-2112

不能睡、不想睡还是睡不着?

  史蒂芬尼是个性格内向、沉默寡言的墨西哥小伙。由于不善社交,他与办公室的同事很难相处,再加上工作和所学的设计专业毫不相干,所以三年来,一直表现平平。

  在同事们眼中,史蒂芬尼甚至是个糟糕透顶的年轻人。失望的现实加上高强度的工作和快节奏的生活,使得性格敏感的斯蒂芬尼变得异常焦虑。不过史蒂芬尼有个习惯,一遇到不爽就喜欢睡觉,于是睡眠与做梦成为他一天中最快乐的事。

  正是因为睡觉和做梦,史蒂芬尼发现自己原来拥有一项不平凡的天赋,那就是他能凭借想象力重构生活,而且还可以把自己的生活“创作”得有滋有味。比如,他时常梦到和心爱的女人一起,骑着有白色鬃毛的布马,穿过辽阔的原野,在蓝白色玻璃纸的海洋里畅游,头顶是浮浮沉沉的棉花云朵。

  这个梦境后来居然成了现实。在一次偶然的相会中,史蒂芬尼结识了漂亮大方的女邻居夏洛特·甘斯伯格。

  经过短暂交往后,史蒂芬尼发现这个年轻女人同样具有超强的想象力,只要他们一躺在舒适的床上,就会很快进入大脑所营造的各种奇异梦境中。于是二人交往起来,并且开始了一段颇为神奇的爱恋。

  当然,这并非真实的故事,只是电影《科学的睡眠》中所讲述的情节。电影中,史蒂芬尼通过睡眠不仅逃避了现实的压力,而且还凭借自己的特殊能力收获了爱情。而现实中很少人能够像史蒂芬尼一样,在焦虑的状态下还能保持如此高质量的睡眠,甚至建构一个丰富积极的梦境。

  现实中的我们即使做梦,梦里的元素也单调、雷同得惊人,不是么,乞丐和博士的梦想都是“北京户口,有车有房”。

  正像该片导演米歇尔·冈瑞所说的那样,“会睡觉和做梦其实是需要能力的,因为梦境和现实从来都不是分开的,应该用现实中的挫折去丰富和完善我们的内心,而不是相反。”

  事实上,对于生活在快节奏、高压力环境下的中国人来说,高质量的睡眠已经是一种奢侈品。

  早在2003年,AC尼尔森做过一项关于全球睡眠习惯的调查,结果显示,四分之一的中国大陆受访者表示,要到午夜后才就寝。中国人推迟睡觉的主要原因包括生活压力、夜间娱乐消遣、夜间购物以及上网。

  时隔八年,2011年3月,中国全面小康研究中心联合清华大学媒介调查实验室也进行了一项名为“中国职场人士睡眠健康状况”的调查,在中国的东、中、西部抽取了北京、上海、广州、武汉、成都、西安、昆明等14个城市。

  该调查显示,影响调查对象按时就寝的最常见的五大因素分别是:上网、看电视、看电影、看书等休闲娱乐活动(76.6%);工作、加班、赶活(60.7%);社交应酬(37.9%);生活烦恼(37.9%)和环境问题(18.6%)。该调查同时还显示,让他们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的几件事分别是:收入、工作、职业发展、人际关系、婚姻等。

  就职业分类来看,感到睡眠不足比例最高的几个职业分别是:广告、IT人士、教育工作者、职业经理人和科研工作者。其中广告、传媒人最欠睡,平均睡眠时间不到6小时,成为名副其实的“低眠职业”。相对而言,感到睡眠不足比例最少的群体是公务员、事业单位职员和国企职员。

  再看看以下人群和职业的先后顺序,你发现了什么规律?

  新闻工作者、印刷工、建筑工人、搬运工、保安、送报员、送牛奶、菜场大妈、保姆、公交司机、白领、商场职员、厨师、调酒师、IT男、职业经理人、广告人、新闻工作者……或许你已经发现,当将这些职业串起来,实际上已经连接成了一个24小时的职业圈。

  英国《经济学人》杂志曾经做过一项很有意思的调查,他们发现GDP曲线与睡眠曲线之间有着惊人的关联度:GDP走高,睡眠值走低;GDP走低,睡眠值走高。他们还找出了相关例证:1960年代的美国、1970年代的日本和1980年代的“亚洲四小龙”,它们都曾因经济的高速增长而导致国人亢奋得睡不着。

  其实,经济无所谓亢奋,亢奋的是我们对待财富的心态。当今中国,没钱的,想方设法要弄到钱;有钱的,总在担心别人惦记自己的钱,总之,不管是乞丐还是富豪,睡眠都不好。

  饿了吃,困了睡,此乃人之本能,也是自然之规律。但在中国,就像韩寒所言,光有规律是不够的,你还要懂得一点中国规律。

  具体到睡觉,就是不能把它简单地理解为生理问题,它更像是生理问题、心理问题和社会问题三者的结合体。

  当下中国人,主要是生活在一二线城市中的,大概存在三种睡眠问题:不能睡、不想睡和睡不着。

  不能睡的人群主要是受职业特点所限,比如24小时便利店服务员、夜场从业人员、新闻工作者、特殊公关人员等。

  由于这些职业多属第三产业,而且工作时间多在晚上,所以这些职业往往是一个国家经济的晴雨表。经济形势好时,蓬勃发展野蛮生长;经济形势不好时,消失得也快。所以很多经济学家说,判断一个地方的经济活跃程度,只要晚上去它的街头转转就知道了。

  相对于为生存奔波的不能睡人群,不想睡的人群常被称为“蛋疼一族”。他们多为18~35岁的单身青年,受过良好教育,有独立经济能力,热衷互联网,而且有稳定的社交圈子,也就是常说的“有闲阶层”。

  “有闲阶层”不想睡的理由是:1.白天是生存,晚上才是生活;2.我能拒绝一切,除了互联网。所以不管吃饭、K歌还是看电影,在他们看来都是让生活更丰富的必要手段。当然,对于很多单身青年而言,这也是寻找恋人的最好方式。对于这群浑身飘散着荷尔蒙的人,睡觉似乎是件多余的事情。

  与旺盛的社交需求相比,互联网等现代科技的诱惑似乎才是不想睡觉的直接原因。2010年美国《连线》杂志评选出了十个影响我们睡眠的科技发明,其中网络游戏、社交网站、微博、智能手机等位列其中。2011年2月Wedbush证券的调查数据显示,有超过57%的用户每天都会登录 Facebook,而29%的用户每天晚上12点之后依然活跃在Facebook上。

  2011年8月,美国移动定位服务供应商Telenav的一项关于智能手机使用情况的调查结果则更让我们担忧。根据该结果,有20%的iPhone用户表示可以为了短信息、电话留言、Facebook或者Twitter而放弃刷牙、洗澡和睡觉,甚至有33%的受访者表示愿意为了手机放弃一周的性生活。

  然而,被互联网产品深度卷入的年轻人,他们不想睡,经常没有明确目的,却又欲罢不能。刷屏既刷不出生产力,也刷不出生产关系。不过,对他们而言更普遍的意义可能在于,只有时刻盯着互联网,才不会被这个瞬息万变的时代甩出去;只有不停地刷微博,才知道关系圈中甲乙丙丁的最新动向。

  这种看上非常普遍的现象,其实是一种越来越蔓延的时代病的变种:人与人之间,看上去很熟悉,其实很陌生;看上去很热闹,其实很孤独;看上去很友好,其实很敌视;看上去近在眼前,其实遥不可及……

  除了不能睡和不想睡外,睡不着或许才是最具中国特色的睡眠问题。

  当下中国,阶层板结、上升通道变窄已经是不争事实,对于许多初入职场的青年来讲,拼命工作或许是唯一的选择。

  但这并不意味着付出一定会得到合理的回报,因为更深层次的问题迟迟得不到有效解决,比如资源垄断、分配不公等。现实中,即使拿到碗里的东西也可能时刻被抢走。如此焦虑的现实,教他们怎么睡得踏实?所以更多年轻人奉行消费主义哲学:生前何必多睡,死后自会长眠。


56%咨询医生

咨询在线医生

23%咨询费用

知晓治疗费用

21%电话咨询

免费电话沟通
郑州金水中医院

郑州金水中医院

精神康复科

在线咨询

提供在线面得咨询服务,快速分析病情

预约挂号

免费预约通道,到院无需排队,优先就诊

在线答疑

患者提出的问题即刻回答,做到有问必答

来院路线

无论您在本市还是外地,详细交通指南